手机捕鱼技巧
首頁 > 體育 > 競技 > 正文

巴赫:對使用禁藥運動員的“身邊人”要“零容忍”

核心提示: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5日在第五屆世界反興奮劑大會上呼吁,反興奮劑不僅針對運動員,對使用違禁藥物運動員的“身邊人”也要“零容忍”。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5日在第五屆世界反興奮劑大會上呼吁,反興奮劑不僅針對運動員,對使用違禁藥物運動員的“身邊人”也要“零容忍”。

巴赫表示,在使用興奮劑方面,運動員不是唯一犯錯誤的人。運動員使用禁藥往往有外力介入,比如教練、經紀人、醫務人員、政府或體育協會官員。

“我們對運動員和其‘隨行人員’都要實施‘零容忍’,不能只懲罰運動員,放任其周圍人員。這事關信任和公正。必須加強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的調查能力,只有得到政府的支持才能有效實施。我們邀請各國政府與WADA,以及興奮劑檢查組織‘國際檢查機構(ITA)’進行合作。”巴赫說,“WADA的調查機構自2016年成立以來取得很大進步,反興奮劑目前面對的挑戰更加復雜,政府部門應該考慮如何增強調查機構的執行力。”

巴赫說:“當我們發現一位醫生參與用藥案件,現在能做的就是禁止他(她)參與奧林匹克運動,但這位醫生很有可能還會繼續做醫務工作,不受任何影響。這釋放了錯誤的信號,是不能接受的。這種情況必須改變。我們鼓勵各國政府在各自的法律體系中尋找有效方法來遏制這樣的情況發生。這樣的醫生不僅不能參與競技體育賽事,至少還要吊銷他(她)的行醫執照。”

對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反興奮劑公約綱領框架上周未能通過,巴赫表示有些失望。“這是讓各國政府聯手承擔責任的好機會。我們希望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成員國盡快重新考慮這一問題。”

巴赫認為,對運動員“隨行人員”的“零容忍”還包括他們對使用禁藥的縱容和視而不見。“也許這是基于某個組織的利益,或有其他政治目的。他們必須為錯誤的行為負責。”

巴赫說:“6年前,我承諾1000萬美元用于保護純潔運動和干凈的運動員,今天我再次承諾1000萬美元的資金用于反興奮劑基礎研究,樣本儲存、基因測序等新的檢測手段以及興奮劑案件調查等。”

巴赫表示,國際奧委會及各方近年來持續增加對WADA的財力支持,從2017年的3000萬美元逐步增加到2022年的4400萬美元。過去一個奧運周期里,國際奧委會及各方在反興奮劑方面的投入已經達2.6億美元。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丁升
0
手机捕鱼技巧 农村小镇卖什么东西赚钱 快乐赛车 分分彩平台注册 特码资料 广西十一选五 挂机广告浏览流量赚钱 组选奖号245前后关系 波叔一波中特香港 篮球比分188直播 最好股票推荐